当前位置: 主页 > 游戏 > 你有因为孩子玩手机游戏而发愁吗?内容

你有因为孩子玩手机游戏而发愁吗?

2019-06-13 13:07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今年5月下旬,世界卫生组织将“游戏障碍(Gaming Disorder)”认定为一种疾病。其特征被描述为“对游戏的控制能力受损,在将游戏的优先地位置于其他兴趣和日常活动之上,且出现了负面影响之下,仍然不断将游戏的优先级上升。”但同时指出,需最少12个月观察,才能确诊是否患上游戏障碍。

这一消息引发了争论。有家长认为,游戏对不少孩子难以抵抗,解决起来挑战很大,甚至爆发亲子矛盾,也有不少家长认为,玩游戏是小孩子的天性,没必要把手机游戏妖魔化,成年人应给孩子更多的指导。

缘何沉迷游戏?我们在调查中发现,背后的原因均指向不和谐的亲子关系和不恰当的方式。比起一味苛责孩子沉迷游戏,或许家长应静下心来,与孩子一同寻找原因。

游戏上瘾 激化亲子关系

“再玩一会儿。”林林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幕“吃鸡”,激战正酣。门外催促他睡觉的妈妈叹了口气。已经过了晚上11点半了,说好十点必须关手机的。妈妈从无奈到恼火,终于起身强制收走了林林的手机,母子俩各自不愉快地睡去。

这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周末晚上。17岁的林林在河北一所学校上高二,他是寄宿生,只有周末和节假日回家。由于学校不允许带手机,在家的周末时间对他来说格外珍贵。赵东说,他可以不吃饭,不睡觉,但绝不能不玩手机游戏。

就在这个不愉快的夜晚,相隔几百公里的北京,林林的爸爸赵东正驾驶着网约车在北京的夜色里奔波。他是一名滴滴司机。妻子打电话告诉他,如果不干涉,林林能玩游戏玩到凌晨两三点;还告诉他,上次林林考试,全年级1000多人,林林排在第500名左右。而小学时候的林林,成绩从没低于班级前三名。

2019年5月下旬,在瑞士日内瓦召开的第72届世界卫生大会审议通过了《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》,此次修订本中拟将“游戏障碍”列为一种疾病。

“游戏障碍”指的是一种具有可识别明显临床症状的综合征,这些症状与反复玩游戏而导致的痛苦或干扰个人功能有关。训练有素的卫生专业人员诊断游戏障碍为一种行为障碍时,游戏行为模式必须足够严重,导致在个人、家庭、社交、教育、职场或其他重要领域造成重大的损害,通常要持续12个月,表现明显才能诊断。

赵东不知道林林的行为算不算得上“游戏障碍”。但从初中开始,林林对游戏的依赖确实越来越严重了,但他不知道怎么办。

赵东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去年年底那次严重的冲突。

去年,他为玩游戏曾找儿子认真谈过几次:“你再不花精力在学习上,以后是没有出路的。”道理林林全都明白,当时谈完孩子懊悔得眼泪差点流出来,再三跟爸爸保证再也不玩了。

但2018年寒假回家,林林却开始央求爸爸,希望能允许他再玩几天:“反正假期长,别的同学也都玩。”磨了很久,赵东心软了,要求他一天最多玩3个小时。

但3个小时之后是又3个小时,林林再次陷入游戏中难以自拔,且变本加厉。林林妈妈气急了,提起棍子打了林林。林林也气急败坏,差点向妈妈还手。而这个已经17岁的男孩子身高早就超过了妈妈。

赵东知道后也气坏了。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的事。赵东眼里的林林懂事听话,妈妈感冒他都知道关心照顾,为什么玩起游戏来,林林就像变了一个人?那天太晚了,身在北京的赵东实在没法立刻回家。一气之下,赵东给老家一个朋友打电话,让朋友去自己家搬走了林林的电脑和手机。

亲子之间因为游戏产生冲突的情况比较极端,但林林绝非个例。新京报发起的调查显示,在32340个调查样本中,亲子之间经常因玩游戏产生冲突的有3433人,占比10.6%;有过争执但次数较少的样本共15129个,占比46.78%。而从未因游戏产生冲突的样本比例仅不到半数。

“防沉迷机制”下的猫鼠游戏

同样为孩子担忧的,是二年级小学生多多的小姑张怡。他们生活在山东农村,最近一段时间,张怡发现多多总是挤眼睛,“估计快近视了。”

多多爸爸妈妈常年在外打工,他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多多会在爷爷奶奶的手机上下载很多游戏app,“王者荣耀”、“和平精英”(俗称“吃鸡”)一定是有的,还有“精灵宝可梦”,以及各种各样张怡都叫不上名字的游戏。

虽然只有二年级,但多多算是“资深玩家”,流行什么游戏他都一清二楚,王者荣耀、吃鸡都玩得特别溜。而像消消乐、连连看这种简单的小游戏,8岁的多多会嫌弃太低幼了。

张怡发现,每到周末和假期,多多一心只想玩手机。他很会“谈判”:不管是爷爷让他写作业,还是奶奶让他帮忙去小卖部买东西,他都会趁机提出条件要求玩会儿手机游戏。